美联储官员Erik Rosengren和Loretta Mester为加速退出适应性货币政策的理论注入了新鲜血液。两位代表均明确表示,经济数据强劲,美联储预期加息可能被低估,市场逐利本质给超速经济带来真正风险,逐渐收紧货币政策可能是无效举措。

Mester并不支持美联储的政策,她说,与美联储目前预期相比,加息步伐应该加速。她还指出,政策制定者应该开始着手应对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放弃小幅加息的策略。

然而,美元对于这些论调反应平平,因为大选后的乐观情绪是增长的主要催化剂,现在已经蒸发干净。美元指数周三小幅上扬,主要是因为周二触发的从支撑位99.50的反弹。如前所述,美元仍有很大下调空间,前景仍较为低迷。

石油交易者日益认为,欧佩克针对美国钻井公司复苏的应对举措无力。研究机构报告调整了时间框架,明确市场将无限期的供应过剩,石油市场进入抛售局面,回升无望,而且趋势不会改变。美国石油学会继续发布令人失望的数据:各石油中心增产450万桶,总量达到5.336亿桶,超过预期170万桶。

如前所述,美元日元突破112-111.75水平,预示进一步下降,降至111.00边缘,美国股市过度回升的推测在其中起到促进作用。除了对冲产量期权(CBOE偏斜指数证明了这一点),投资者转向防御性资产,例如黄金或日元。贵金属回升步伐放缓,但在风险规避情绪下,存在进一步增长的潜力。

日经指数下降300多点,市场焦虑情绪拉升日元需求,日元与日本股市通常是负相关关系。日元走高给日经指数的主要组成部分——日本出口商带来影响。

敬请期待更多!在Tickmill进行交易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