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欧洲央行的乐观预期,美元正承受压力,有所下跌。这主要是欧元区考虑在经济复苏的基础上退出超低利率的结果。市场对美联储将继续维持鹰派立场的信心有所减弱,尽管6月份加息几乎已成定局。特朗普财政和税收计划似乎陷入了政治阴谋和白宫审查的不确定性之中。

美元对美联储的所有信息都非常敏感,但是特朗普当选之后,政治因素似乎已经超过了美联储因素。如果你密切关注刺激美国资产(特别是美元)回升的通货再膨胀交易,你可以发现,情况非常符合凯恩斯经济理论(顺便说一下,该理论让美国走出了大萧条),尤其是IS-LM-BP数学模型。根据该模型,政府支出增长最初会促使GDP增长,从而使国内利率升高。高利率吸引国外投资者,促使资本流入,从而使货币升值。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市场预期去年11月份推动了美元走高。相应地,特朗普计划的延期已经带来相反作用,而这目前主导着美元的看空情绪。

应当指出的是,在这个模型框架内,美元的进一步走高将使出口减少,因为商品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下降。这反过来又否定了政府支出在GDP和利率方面的增长效应,从根本上说,政府刺激在长期内是无效的。这就是特朗普声称美元升值将对美国经济带来潜在不利影响,从而敦促美联储削减加息,加息将导致国外资本流入,促使美元更快的升值。

欧洲央行会议前,投资者非常谨慎,欧元跌至负值区域,尽管有传闻称量化宽松政策将逐渐削减。德拉吉可能继续探讨疲弱通胀和低利率。不确定性阻碍了短期预期,但在是乐观预期的压力下,欧元美元将可能进一步走高。欧元区零售销售额5月份增长2.5%,预期为2.1%。投资预期也高于预期。

地缘政治让投资者感到不安,黄金和日元已经突破了下一个心理关口。美元日元下跌1%,黄金美元已经超过1290美元,向1300进发。

敬请期待更多!在Tickmill进行交易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