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周二表示,欧洲央行不必急于恢复宽松政策,因为在当前形势下,“为了行动而行动”将是错误的。他表示,有关9月份降息的猜测与经济方面的最新消息越来越不一致。

总的来说,魏德曼以其强硬立场而闻名,他反对用信贷扩张和降息的诱惑加速实现通胀目标,从而“对症治疗”经济的痛处。简而言之,魏德曼是一位传统的鹰派人物。直到欧洲央行行长一职出现空缺,他才短暂地扮演了一个务实主义者的角色,与拉加德竞争这个职位,但最终败北。在选举的时候他承认,2012年,在欧元区主权债券二级市场上,欧洲央行有针对性的活动是合理的,是为了货币政策更好的传导,但早些时候他一直认为,这样明确的拯救信号加剧道德危机,使成员国政府可以放松和推迟不受欢迎的改革。

直接货币交易计划前后德国债券与其他欧元区成员国之间的息差。我们可以看到,欧洲央行的干预“推迟”了对其他成员国信贷风险的担忧,但没有解决问题。

拉加德当选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可能倾向于避免推出新一轮刺激计划,而他的继任者将不得不应对这一问题。不是因为经济不需要宽松政策,而是因为随着利率进一步跌破零,传统的通过利率传导的渠道正在失去效率。从这个意义上讲,魏德曼的言论可能表明,政策正在逐步转向一个潜在的新方向,重点放在欧洲央行的财政职能上。Weidmann称:“我们需要避开货币融资(量化宽松)的边界。”

魏德曼对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长期反对,迫使后者颇有讽刺意味地称这位德国央行行长为“No博士”。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