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份美国就业增长可能加快,劳动力市场工资也与去年全年的强劲经济复苏相一致。

据路透社报道,非农部门可能新增就业18万,而去年12月为14万。市场预计失业率将保持在4.1%不变。随着美国劳工部在华盛顿时间8:30发布报告,情况将会得到澄清。

就业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是国内需求的增长,尤其是美国经济面临的外国需求的增长。特朗普的税收优惠力度是30年来最大的,但对创造新就业机会的影响不那么明显,因为研究表明,企业已决定将税改释放的资金用于回购和实现自动化流程。只有一些公司(如星巴克、联邦快递和沃尔玛)称,将把释放的资金用于提高工资水平。然而,考虑到这些公司的大部分劳动者为中、低技能劳动力,他们的消费倾向较高,个人减税以及工资增长将会使其可支配收入增加,如果消费者信心保持在高水平,将对消费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

1月份的新增就业很可能低于3个月均值20.4万,但高于7.5-10万个新增工作岗位的最低要求(从而满足16-64岁劳动年龄人口的就业需求)。

应该指出的是,在失业率接近自然水平的情况下,就业增长逻辑上将有所放缓,尤其是在需要熟练劳动力的行业。雇主找到合适雇员将更加困难。劳动力市场供过于求将促进工资上涨,这对美联储来说是一个可喜的变化,因为美联储认为,根据菲利普斯曲线,工资通胀是提高消费者通胀的先决条件。

1月份的平均时薪可能会上升0.3%,与前一个月增幅持平。工资同比增长为2.6%,很多经济学家认为,消费者通胀拉升的必要水平位3%。不过在上次会议上,美联储承认经济提供了充足的证据,证明通胀即将抬头。官员们表示,劳动力市场继续加强,而经济活动正以“稳健的步伐”增长。市场正准备迎接3月的加息,但美元对美联储的声明反应不大。

由于国内外订单的增长,制造业可能会显示出对劳动力需求的增长,而由于低温季节,建筑行业的就业增长会有所放缓。零售业在12月减少2万个工作岗位后,很可能会复苏。

上周五的美元动态显示,市场可能不太重视就业报告,投资者继续考虑外国资产,因其收益率增长速度更快。如果没有相应的工资增长,失业率下降可能令市场非常失望,从而引发美元遭抛售,但劳动力市场的通胀压力将超过预期的可能性很高。

分享此文章: